喜宴上的“真假”五粮液,十几个亲友喝完去了医院 - 食品安全 - 利发国际
首页> 要闻 > 食品安全 > 正文

利发国际

2018-11-05 09:41:59 来源:1818黄金眼微信号 阅读: 收藏   
0

中国食品资讯

【上个月28号,刘先生的女儿结婚,喜宴是在宁波一家四星级酒店办的,酒席后,刘先生十几个亲戚去了医院,刘先生怀疑跟喜宴上的五粮液有关。】
  上个月28号,刘先生的女儿结婚,喜宴是在宁波一家四星级酒店办的,酒席后,刘先生十几个亲戚去了医院,刘先生怀疑跟喜宴上的五粮液有关。
 
  喜宴上的“五粮液”
 
  亲戚们怀疑不对劲
 

 
  刘先生的朋友:“我们桌上,有两个人喝五粮液,我大概干了四五杯酒,过了十分钟,就感觉不行了。当初是脸红,汗出得很厉害,又不好意思说,因为是喜酒嘛,我到卫生间去吐。”
 

 
  刘先生:“我老婆告诉我,你杭州的朋友过来,已经快晕倒了,全桌的人,都围上来,说马上要送医院,要把他送医院,但是我跟他说,这是我的小孩结婚,你给我忍一忍,过了就好了,我是这么说的,他说我不可理喻。”
 
  参加婚礼的人员中,刘先生这边的亲戚有45人,分两拨,杭州7个,金华38个。刘先生事后了解到,亲戚们喝完喜酒返程路上,都在说喜宴上的白酒不对劲。因为是喜宴,大家也不好意思跟他提。
 

 
  据刘先生:
 
  15个亲戚喜酒后去了医院
 
  刘先生:“外甥女悄悄地跟我说,舅舅,这次可能你那个亲家,是不是买了劣质酒,给我们吃,全车的人都不行,我说不会吧,然后我告诉我亲家了。亲家的酒是批发来的,都有个条码的,结果拿回去的几瓶,条码一扫,不是我们的,是假的。”
 
  经刘先生,目前一共有15个亲戚喜酒后去了医院,他复印了相关病例,基本都是胃部不适。
 
  怀疑酒店动了手脚
 
  喜宴上的酒由刘先生的亲家购买,52度的五粮液,亲家告诉他,白酒都是从正规酒商那批发的,每瓶850块钱,一共买了30瓶,分5箱装。这些白酒都是今年9月份生产的,批次是同一个。
 
  刘先生的亲家:“五粮液商标后面,反面有生产日期,这个跟批来的箱子日期,是一致的,(这个是18年9月10号,那个也是。那这几瓶呢)这个是16年12月18号的,(你有买过这个批次的吗?)没有。(那你买的批次是?)是18年9月10号这个批次。”
 

 
 
  刘先生的亲家说,他买的都是同一批次,18年9月产的,但拿回来的酒中,有2瓶是16年的,1瓶是18年1月份的,用手机防伪验证也验不出来,现在,刘先生和亲家怀疑酒店换了他们的酒。
 
  刘先生:“吼吼,那个服务员都看的很牢的,实际上都一条龙的,全部看住你的酒瓶,不能带走的,但是我们家里已经知道是喝了假酒。”
 
  宁波东方石浦大饭店接待部 胡经理:“是两码事,因为主任要点空瓶的,如果其他的客人把酒带出去,会少瓶子。”
 
  看了监控有发现
 
  据刘先生的亲家说,喜宴上的五粮液都是婚礼前一天送到酒店的,之后他们去酒店看了监控,有了发现。
 
  刘先生:“他磨叽磨叽,一个多小时,我的亲家就火了,拍了桌子,你是不是在那边,又搞小动作了,叫他马上把我们带去看监控,他说要给我们老板打电话,又跟老板,磨叽了一个小时。我那个亲家也不好弄的,我现在命令你,一刻钟,必须马上看监控。”
 
  监控显示,婚宴前一天,酒水被送到酒店8楼的807号房。28号,婚宴当天,服务员来运酒,一共5箱,酒席在4楼,服务员却先下到了3楼。他从楼梯间抱出一箱东西放在推车上。随后,服务员向走廊里望了望,把推车推进了象山厅包间,这时是10点43分20秒。3分钟后服务员走出象山厅来到电梯口,随后把推车上的五箱酒送进了刘先生亲家订的宴会厅,婚宴12点半开席。
 
  服务员宋某承认换酒
 
  刘先生:“他承认了,当场承认了,问他是什么酒,假的,是我生了第二胎,什么家里,都是理由了,第二胎小孩三个月,没有钱。实际上他在里面,干了七年了,常态化了,他脸不变色,心不跳。”
 
  宁波东方石浦大饭店接待部 胡经理:“可能运的途中,小男孩可能有一点贪心了,可能说是拿了四瓶。”
 
  象山厅里有个备餐间,里面有不少柜子,刘先生怀疑服务员就是在这动的手脚。服务员姓宋,今年35岁,胡经理说,酒店已经没让他来上班了,小宋也把换走的4瓶酒拿回来了,但刘先生不接受。那么,换了的酒是哪里来的,对人体有危害吗?
 
  宁波东方石浦大饭店接待部 胡经理:“假酒应该不是的,要不就是兑的,(但有一瓶我们扫不出来)那现在有很多都扫不出来,这个我不知道,它的来路是什么。”
 
  胡经理表示,没有当事服务员的联系方式,目前也找不到人。
 
  刘先生索赔五十万
 
  酒店只愿赔偿两万
 
  这次婚礼一共有29桌,每桌4200块钱的标准。胡经理表示,酒店的处理方案是,当天喝掉16瓶白酒,酒店全赔,价格是一万三千多,酒店愿意赔偿两万,但刘先生不同意。
 
  宁波东方石浦大饭店接待部 胡经理:“谈到最后,就赔偿问题,第一个说是五十万。”
 
  刘先生:“(你50万什么依据啊?)一个是,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这么大的伤害,一个人一两万要不要,(多少人?)实际上可能是18个人左右,最后我们,(36万)对,我跟我亲家,我是出了一半还多,亲家才出一小半,我们酒席搞成这个样了,(13万)嗯,我们大概就是这么算的。”
 
  宁波东方石浦大饭店接待部 胡经理:“一个人2万,我觉得不大可能,首先要有依据,哪怕你今天住院了,住院的单子,是因为这件事产生的,这就很简单的道理,你不能说嘴巴一张,你要30万。”
 
  酒店最终赔偿五万
 
  记者把情况反映给了宁波市场监管局高新分局,工作人员表示,这不属于消费纠纷,属于盗窃,建议先报警,由警方调查线索。后来刘先生反馈,他和酒店一直协商到第二天凌晨一点,酒店赔偿了5万块钱。
 



 
编辑:康思楠
 
中国食品网
 
关注“中国食品资讯”行业最专业的食品资讯公众号

TOPS
热门/ 周排行/ 月排行

意见反馈×

提交